林月开
发布时间:2010-05-25 14:47:39
来源:中企动力
 

林月开 (点击查看大图)

    姓名:林月开

    公司:韶源水泥厂

    职位:总经理

    林月开的“乌托邦”

    林月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民,南岭深处,大瑶山腹地,一个山窝里土生土长的农民。他比共和国只小一个月零六天,学历小学三年级,一米八二的个头,在南方人堆里显得鹤立鸡群。他不是城里人却曾经拥有东莞、韶关等大中城市的标准户口;他不是党员却有着广阔的素质与胸襟;他不是村长却整天谋划并实施着村里的大事业;他不是总裁却经营着千万资产的企业;他没有MBA的成长经历,却有过开煤矿、淘金矿的创业史;他不是教授却曾经带出了十几个百万富豪;他没有用千万资产架起房地产开发的金塔,却愿花巨资为全村每一户修建了一套403平米的别墅;他没有开山填海的力量却有着愚公造山的壮举。

    他奇特的人格魅力想不佩服,连你自己都不同意。

    在珠江三角洲的农村,豪华气派的联排别墅已经是司空见惯。但是这些精致的小楼却坐落在广东省韶关市的贫困县乳原瑶族自治县的一个小山村--龙头村。龙头村过去很穷,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别墅是村里一个叫林月开的人出钱给他们建的,村里的小辈们喜欢叫他"开叔"。据说为了给村民盖别墅,林月开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在今天的中国,发家致富后做善事的人越来越多,但倾其家产做善事的人却很少见。

    每当有人来参观龙头村,村里林发井老人就要用客家话唱歌给人家听。歌曲都是他自己写的,歌曲无一例外都是赞美林月开的,他已经为林月开写了一百多首山歌了。林月开在20年以前和别人说起自己的理想时,有人送他个外号"乌托邦"。在今天人们的眼中,"乌托邦"是一个至善至美但又无法实现的理想世界。即使到4年前,当林月开向村民们宣布,他愿意投入自己的全部积蓄和后半生的精力给龙头村的村民盖别墅时,几乎谁都不相信他的说法。

 

    真有这样的奇人

    村里留下了为数不多的旧房子。当年住在这些房子里的村民们听说他要拿自己赚的钱去给全村人盖房子,觉得林月开一定是在"犯傻",要不就是有什么企图。林月开原来也很穷,直到12岁才开始读书,读了3年书就被迫辍学谋生。

    林月开是客家人,他的先辈们踏着梅关古道来到岭南,并在这里顽强的生存下来,他身上也具有客家人那种不怕苦的品格。为了生存,林月开在1979年就离开家乡出去闯荡,这一走就是15年。这15年里林月开帮人挖过煤,又做过煤生意,也被人骗过赔过钱。然而始终诚信做人的林月开最终成了生意场上颇有名气的老板。让村里人没想到的是2000年赚到钱的林月开又回来了。

    韶源水泥厂座落在龙头村旁边。水泥厂是林月开实现他"乌托邦"理想的一个重要支点。出外闯荡回村后的林月开,虽然有一些积蓄,但他知道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这点钱还远远不够。于是在回村的当年,林月开冒险接手了当时已经亏损2000多万,濒临倒闭的水泥厂。

    没想到的是,刚刚当上水泥厂总经理的林月开就被带上了手铐,抄了家。因为以前水泥厂欠的债务转到了他的头上。他的妻子对他有满腹怨言。

    今天的林月开早已不是大烟民了,但他告诉记者,那些日子,他一天至少要抽5包烟,晚上睡不着觉常常半夜起来,在自家的阳台上抽闷烟。当时为了使水泥厂起死回生,林月开对水泥厂严格管理。甚至还开除了两个违反厂规的两个儿子。

    2002年,林月开为实现他的理想开始行动。他要开始为全村人盖别墅了。和漂亮的别墅极不协调的旧祠堂是村里还没有翻新的建筑。在林月开倡导下,龙头村成立筹建小组,宣布在三到五年内重新规划,把村里原来破旧的房子分期拆除,逐步兴建龙头新村。让林月开没想到的是,在他看来是挺好的事,却遭到了全村大多数人的反对。盖别墅的说服动员过程尤其艰难,开了几次村民大会也没有结果。会议从韶源水泥厂的会议室搬到了龙头村的旧祠堂,又从旧祠堂搬回了水泥厂的会议室

 

    早在多年以前,林月开就做过令人匪夷所思的好事,从芬头村到云门寺省道,是人们上街进山交公粮的交通要道,在途中有一条横贯公路的水渠,填掉影响灌溉,不填车辆过不去,林月开看不得运公粮时村民们将车上的粮食一包包的卸下来,然后将车推过去,再一包包装上车,见不得别人受苦,将自己家里的一头猪卖掉,换了96元,拿出60元买了十几包水泥用毛竹片做钢筋建了桥,时至今日,汽车都可以过,林月开说:"今天拿出60万容易,那时拿出60元来艰难"。那一年,除了花近30元买了一个猪崽,只有全家只有6元钱过年了。尽管如此,这一次他的困难依然不少。

    "最激烈的时候,有的村民开始拍桌子摔板凳,争吵达到了白热化。当时矛盾的焦点是,要盖房子必须先拆除旧房子。许多村民一是担心拆了旧房子没地方住,二是担心旧房子拆了以后,新房子万一盖不起怎么办?"

    龙头村的建房会议开到最后,全村50多户人家只有19户将信将疑地在盖房合同上签了字。这些签字的村民也有他们的小算盘:即使房子盖不起,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反正村里给补贴,不够的由林月开自己掏,如果真盖起别墅还等于是白住了新房子。

    林月开觉得他的"乌托邦"世界需要一个响亮的名字。于是2002年3月,分头村正式更名为龙头村。林月开的"乌托邦"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龙头村新村建设工作进行的紧锣密鼓,林月开按照自己的承诺,要让第一批签字的村民住进新房。当看到即将落成的新房时,签过字的19户村民心里乐滋滋的,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分房又出现了矛盾。谁都想住好房子,矛盾的解决最终仍用了中国农村最传统的分配方法--抓阄。因为新房是林月开牵头建的,主要的钱也是林月开掏的,当时村民们主动让他先选房,林月开谢绝了村民的好意,和大家一起抓阄。让林月开更没想到的是,住进新房后村里仍然有人在说怪话。林月开说,要想干成一番事业,什么难听的话都得听。村里的第一期工程完工后,村民们住进气派的别墅,他们完全信服了,对林月开除了佩服就是尊重,林月开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名人。

 

    2003年,林月开终于让负债2000多万的韶源水泥厂起死回生,实现了每年一千多万的盈利。在水泥厂带动下,龙头村年人均收入,从原来人均不足1000元增加到6500多元,成为乳源县的首富村。水泥厂80%的工人都是龙头村村民。村长还兼着水泥厂的车间主任。2003年底,他又盖起了两排新房子,那些没有签字的村民也陆续住进了新房。

    要建岭南"第一村"

    林月开说:他有自己的10年规划和20年规划。二十年以后他要把龙头村建成岭南"第一村"。这就是他的"乌托邦"理想。岭南"第一村"建设的第一期工程已经完工。后十年林月开打算进行旅游开发。他说:"新村是盖起来了,但这仅是第一步,我的目标并不只是让每个村民住上小楼,还要提升新农村的内涵,打造出龙头新村人的品格。华西村我去过,华西村经验蕴藏的内容很多啊。我的梦想是要将龙头新村建成岭南?第一村?、岭南?华西村?!"不管林月开的设想和计划多么宏大多么大胆,今天龙头村的所有村民都相信:只要林月开想做的,就一定会实现。

    村民告诉我们,林月开平时没什么爱好,连扑克、麻将也不会玩。但就是爱读书学习,他曾自费到中央党校学习,村里每天熄得最晚和亮得最早的就是他办公室里的灯。村民说,林月开的"功夫"是苦练出来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今天住的比城里人好,但要以城里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物质文明上来了,精神文明也要跟上,龙头新村人就得有符合社会主义新农村要求的素质。"

    林月开说当年他有一个偶像,就是这位曾经红透中国的山西大寨的陈永贵。就在去年,林月开专程去了一趟山西大寨,在他的偶像陈永贵塑像前,他拍了一些做着胜利手势的照片。在我们要离开龙头村的时候,唱山歌的林发井老人一定要再为我们唱唱山歌。歌声在龙头村上空渐渐远去了,林月开的"乌托邦"世界却离我们越来越近。

 

    >>>链接

    对家乡人的爱

    看见朋友的孩子无钱读书,他拿出5000元,到瑶区看见有人贫困拿出2000元……接济别人这是常有的事,在他的生命中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不计其数。他说:"看见别人吃苦就好象我在吃苦,看见自己吃肉,村人没有的吃,吃不下去,我并不想出名,只是想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

    要做造福一方的人

    林月开说:"我没有什么文化,但我的做法是从社会实践中走出学出的,我国人口多,人口素质不同,有素质的人要带动和改变其他人,不能只看住自己的荷包,要造福自己的后代子孙。我林月开就是要用精神财富养活着龙头村人和乳源的后代子孙,精神财富是吃不完用不尽的。

    金钱观

    林月开说:"钱这个东西是拿来用的","如果子孙没本事,金山堆在那里也会照样平了,人家把钱都留起来,人家那样想我不能那样想,不然我就成了哪个人,我自己的儿子我都不叫他们留在身边,叫他们自己去奋斗。"

    对待"得与失"

    林月开说:"我是世界上最苦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是世界上最穷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虽然将自己的钱全数贡献给了集体和百姓,但谁说他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呢?他拥有整个世界;他为人民辛苦受累,经常为自己赚的钱不够多,不够尽快完成改变家乡面貌的宏伟蓝图苦恼,但谁又能说他不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呢?

    

 
img

TOP